Sunday, January 17, 2010

密密缝


我们上学是穿便服的,
从幼稚园到大学都没有制服穿,花花绿绿的一片,
妈妈觉得不成体统,爸爸没有意见。
小朋友的衣服裤子、围巾、绒帽、鞋袜、书包,很容易搞混淆,
学校要家长在我们的一切衣物上面缝上姓名。
妈妈又念念有词,
说穿制服的话多么好,三套制服,三个校徽,缝上班号,
整齐又好看,
最重要是没那么多功夫。
现在却严重到连爸爸也要帮忙缝我的名字。
隆冬的清晨,
我的爸爸妈妈赶工缝啊缝的,
爸爸觉得很好玩,
跟妈妈说,他们应该像古代的女人那样,
一面缝衣一面讲人是非,
妈妈说好啊,
他们就开始讲连续剧六尺以下的是非,
谁和谁,谁和谁怎样怎样,哈哈大笑很快乐。

2 comments:

Josh said...

練姐,
我想起我和我干爹在地下室看六尺以下,
邊吃雪糕爆米花邊講六尺以下的是非,
那個誰誰是蕾絲邊,
那個誰誰和男友又分開,
很懷念。

雅珍 said...

好想問
您們連名字都自己缝的嗎?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