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30, 2011

14个月

video
今天2011年十二月三十日,
我的弟弟满十四个月大,
学会自己溜滑梯噜。
弟弟过了周岁以后,
改变很了很多,
唯一不变的,
就是他总是看起来很愉快的样子,
然后呢,
他开始让大家看到他很谨慎的一面,
不管做什么事,他其实都有"考虑"到自身的安危,
这是很难解释的,
我的弟弟总是令人(妈妈)很放心。

Wednesday, December 28, 2011

圣诞旋木

我和弟弟在艾斯城玩圣诞旋木。

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有经历过害怕旋木的阶段,
事实上,
我经历了害怕很多东西的阶段,
跟我的妈妈一样。
后来妈妈和我一起成长,
妈妈变勇敢了,我很自然也就勇敢了,
因为我本来就是勇敢的,
妈妈也是,
所有人都是。

我的弟弟就没有经历这个害怕什么东西的过程。
他一站出来就大吼,
什么都跃跃欲试,
什么都手舞足蹈。

Tuesday, December 27, 2011

myself

吃完了早餐,
妈妈和我谈起农历新年,
建议我画一张图,或两张、三张、四张图,
随我高兴,随我喜欢寄给什么人,
当作新年的祝福。
我想了想,说,
"加爱阿姨,游游舅舅,外公,阿燕,然后加爱阿姨,
我讲了加爱阿姨吗? 加爱阿姨。"
我们聊啊聊啊,妈妈随口说,
你可以画好多东西喔,什么都可以画,
还可以画robot。
妈妈讲了好些东西,我都很附和的点头,
直到robot,
我摇头,我说,
" Robot is only for myself。"
妈妈的心停了一秒,
因为我是很敏感的小孩,像妈妈的心停了一秒这么大件事,
我当然是感应得到的,
就问妈妈:
"Is it ok to have the robots only for myself?"
妈妈赶快大大的笑开了,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非常可以。

妈妈的心之所以停了一停,是因为她太高兴了,
她太高兴知道我里面有一个这样清楚的我自己。
当我的 " 我 " 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得到我自己很自然的重视和尊敬,
妈妈知道,
将来有一天,我的 " 无我" 会真正显现。

得先知道有我。

Sunday, December 25, 2011

圣诞节早上我们散步去了


圣诞节那天早上,
我的爹地、妈妈、弟弟,
我的叔叔亨利,我的堂弟依卡厚和他们的狗 Oko ,
一起到屋后散步。

我很喜欢跟亨利叔叔在一起,
他总喜欢钻进林子深处,草丛深处,
发呆。

因为天气很冷的缘故,我们已经好几天没出门了,
能够出来透气晒太阳,
我的弟弟心情好好。

我这个当堂哥的,
就带着堂弟到处去玩。

我们都很爱 Oko,
让他跟我们一起挤在家里,
我们家小小的,四个大人加三个小孩加一只狗挤进去,
就热闹到不行了。


依卡厚还不到两岁,
他是在小岛野地里生活的,
手脚很灵活,胆子很大。

我其实也已经闷坏了,
终于能够出来,
跟草地和树木和天空在一起,
我玩得好开心。

更开心的是,
走到半路我还遇到同学山德鲁,
山德鲁他们那个散步的阵容很浩大,
是三代同堂集体出动,
圣诞节嘛,大家都在一起了,真好。
我和山德鲁趁大人们互相寒喧问好的时候玩了一阵,
妈妈替我们拍照,
我还突然有点害羞起来。

Monday, December 19, 2011

帽子






亲爱的加爱阿姨,
今天我收到你寄来的魔鬼暖帽了,
我的妈妈因为我很讨厌戴帽子的关系,
正在想要是去到雪山就会冷死我的事,
幸好你寄了这顶帽子来,
我特别喜欢而且戴上去就不肯脱了。
谢谢你。
我们祝你圣诞快乐,
我们都爱你而且非常想念你。

Tuesday, November 1, 2011

2011万圣节


我终于参加了Chateau de la Barben的派对

我的服装很简单,花费一欧元。
妈妈想说,明年可以替我弄厉害一点的。

古堡到处吊着鬼,用强光照着。

我不是第一次看火舞者的演出,
第一次在阿维侬戏剧节看的,
不过咧,晚上看就第一次。
我很少很少很少晚上出门的。

古堡里面有许多演员扮深宫怨鬼,
黑漆漆的角落常站着满身血的宫女和王储,
很可怕的。
反而是故意要吓人的节目,都不可怕,很好笑而已,
我们小朋友都笑了。
这是探险家找到木乃伊。

古堡的厨房演出欧洲版人肉叉烧包。

这个女巫真人也不可怕,
我们是回来看到照片,
才觉得有一点可怕。
从古堡回来,我和弟弟到头就睡,完全没有问题,
倒是妈妈胆小的毛病被吓出来了,
不敢自己一个人去车房的干衣机收衣服。

Monday, October 31, 2011

一凡的第一步


弟弟生日前五天,
正式完成了他的生物进化过程,直立行走了。

弟弟生日


我跟罗宾和麦丽玩

餐前开胃的零食和饮料

这是大人吃饭的餐桌

小朋友有自己一桌,大人不管我们


我的弟弟运气好好,
他的一岁生日,
有外公和小舅舅小舅妈和祖母,
一起吃越南火锅提前庆祝,
到正日,
又有爹地和妈妈的客户朋友请客,
(我的妈妈帮他们公司做翻译,
每次跟他们谈东西,都是抱着弟弟,
一边应付弟弟扭来扭去一面谈,无法专业(心),
有时我妈妈上学去了,
就轮到爹地抱着弟弟跟他们谈,
爹地和妈妈都没有害怕自己会因此得不到尊敬。)
虽然朋友事先并不知道十月三十日是我弟弟的生日,
但是跟朋友吃饭又碰上难得的温暖天气,
大家都很高兴的祝福了弟弟。

娜塔丽在做沙拉,她的厨房好开敞
(这是妈妈的心声)

尚宜叔叔在烤肉,
他跟爹地站在一起,显得好小噢。

大人吃饭聊天,法国人请客,
从中午十二点慢慢吃到下午五点,
大家还约好了,明年二月跟另外几个家庭一起,
全部孩子加起来大概十二个,
一起去阿尔卑斯山上度假。
他们要滑雪,
滑雪需要买很多装备,我们可能没有那么多钱,
但是爹地和妈妈还是很高兴的答应一起去,
我们不滑雪,只是很安静在大雪的森林里散步,
也是很好的。

也很可能到时候我们自自然然就有钱买滑雪装备了,
谁知道呢 ?
妈妈觉得我和弟弟都很神奇,
凡是我们需要的东西,都会自自然然毫不费力的出现,
爹地和妈妈几乎都不用做什么,
他们只要不用自己有限的想象力去阻挡事情的发生,
事情就会完全顺应着我们的成长所需而发生。

客户朋友还取出他们孩子小时候用的 play pan,
弟弟跟他们的狗玩累了,
就在餐桌旁、狗钵旁呼呼大睡。
弟弟,
生日快乐。

Saturday, October 29, 2011

失望而归



妈妈把我打扮成一只全身白白的鬼魂,
爹地开了四十五分钟的车,
晚上接近八点的时候,到了Chateau de la Barben,
才发现参加万圣节派对的人太多了,
今晚的入门票已经卖完,
爹地只好订了三张明晚的票,
一张要12欧元呢。
我马上就哭了,太失望,太失望。
妈妈答应,
明晚我不只穿上鬼的衣服,
不带头套的时候,
脸上还会有化妆,
妈妈说她可以帮我画一张有蜘蛛网的脸。
晚上的Chateau de la Barben 太有恐怖的气魄了,
而参加派对的热闹人群,虽然都扮成鬼,
因为太兴奋,
人气比平常更旺盛,
感觉很奇怪、很开心的,
连我的弟弟都不怕,兴奋到一直跳。
唉,
我的妈妈真想穿一套清朝的白衣服,
她的头发只要放下来,
不用化妆,就已经很像鬼了。
好吧,
收拾心情。

去年此时

去年的万圣节我没有参加到派对,
万圣节前夕,
妈妈把我打扮成死神的样子,
爹地准备带我去很远的一座古堡,
参加专门为孩子举办的派对。
可是都还等不到傍晚,
妈妈就觉得她的那个肚子痛,
不再是假性阵痛,
而是很真很真的痛,要去生孩子才可以了。
结果去年的万圣节前夕,
我就以死神的样子,迎接了弟弟的诞生。
这是后来,
最近几天,
妈妈才突然醒觉的事 ......
弟弟出世的时候,我穿着死神的衣服。
今年妈妈没有大肚子,没有生孩子了,
耶,
我的爹地和妈妈,
要带着我和弟弟一起去古堡参加万圣节派对了。

Friday, October 21, 2011

姐妹



有一天,
妈妈一手推弟弟的手推车,一手牵着我去上学,
经过一间小酒吧咖啡座,
跟坐在外面的人点头招呼。
好了,我到学校了,
妈妈推着弟弟往回走,
又经过那间小酒吧咖啡座,
坐在外面的人仍旧坐在那里,
一回生两回熟,大家算是第二回见面了,
坐在外面的人很热情的逗弄我弟弟,
甜蜜的说,
" 啊,可爱的小女孩,你送你的姐姐上学去了吗 ......"
害到妈妈回来一直看一直看,一直研究一直研究,
明明两个都穿了男装,怎么搞的。

Thursday, October 13, 2011

舍不得

我的妈妈关掉她自己的部落格之后,
一下子过不来我的部落格,
一向来,她都是从她家连过来我家的。
又忘记我的网址,
还得拜一拜谷歌大神,
才终于找到我。
她先是找到一篇 "妈妈骂我了 " ,
一开,就是我哭得泪汪汪的脸,
心头一紧,
就舍不得关掉我这个部落格了。
这里真的记录了好多我的小事情呐,
好多再也无法追想的过去。
妈妈就舍不得了。

Wednesday, September 21, 2011

记录弟弟的第一次和双喜临门

video

我呢,
是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坐艾斯城里古老的旋转木马了,
弟弟呢,
就是生平第一次咯,
所以我的妈妈记录一下。

今天我的爹地收到雨果妈妈的短讯,
说雨果的生日在十月十六日,
雨果要邀请我参加下午两点的生日会。
咦,
我的爹地就说,
十月十六日下午四点多,
是外公和小舅舅小舅妈来到TGV 火车站的时间,
好吧,
对我来说,
是双喜临门咯,
我就先去参加好朋友的生日茶会,
然后去接外公和小舅舅小舅妈的火车咯。
耶。

Monday, September 12, 2011

钟乳洞

爹地要带我们去看一个钟乳洞,
妈妈就准备野餐。
我们出门通常都带野餐,
一来比较节省,二来比较有趣。

半途在一个林子里野餐的时候,
我认识了几个朋友,
大家一起捡树枝盖房子。
爹地和妈妈见我玩得高兴,
吃完东西就坐在一旁,吹吹风,聊聊天,
过了整个小时才离开。

闷到我的弟弟呱呱叫。

钟乳洞里面很冷哒,
外面30度,里面15度。
幸好我的父母有做功课,大家都有温暖的外套御寒。

爹地说钟乳石需要很久很久很久才能形成,
一百年才长一公分,
像这个洞里面那么长的,
要十多万年才可以,
而且很脆弱,
因为它里面是空的,
手指轻轻一碰,
十多万年就没有了。

Thursday, September 1, 2011

训话(唔使两头望,闹紧你呀)

阿姨叔叔,你们惨了,我妈妈要训人了,
大家快逃命吧。

啊~~~~我妈妈来了!!!!!

各位,
我是鲁安的妈妈,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练葵芳就是我。
对于有些人喜欢,或因为懒惰登记所以喜欢,
匿名留言,
我有意见要说。

站在一个才女 ( 唔得啊???你咬我啦笨!! )妈妈的立场,
我对文字的敏感度,不是太多人可以想象的,
你在小孩子的部落格匿名留言,
会让才女妈妈心中发毛,
脑海中马上浮现各种怪叔叔怪阿姨慢慢靠近孩子的画面,
"小朋友,我的小狗不见了,你可以帮忙我找吗?"
妈妈远远的看见了,
不顾三七二十一,
第一个反应就是扑过去跟你同归于尽。

然后你还很错愕,有没有搞错? 这么小气?

是woh ,真的是这么小气,
在小孩子的部落格留言,
麻烦你,请你,体谅一下才女,好啦,我承认,神经质,妈妈的心情,
好吗?

另外还有一点,
算我放钱进你口袋吧,

你们看那个一凡登高的短片,
盲的都看得出,爸爸比一凡兴奋太多了。
0拿,钱来了,接住。
如果你会因为看到爸爸比较兴奋,就看不到贝比的兴奋,
就不自觉、潜意识的、匆匆忙忙的,否定贝比的兴奋,
那么,
你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会因为看到别人比你好,你就无法肯定自己的好,
因为看到别人比你伤心太多,你就无法好好的,完整的,尊敬的,
去悲伤自己的悲伤。
这个思考和感受事情的模式,
对你自己很不公平。

总之你匿名,我不爽,
就借头借路教训人。
讲完。

Tuesday, August 30, 2011

登高

video
我的弟弟满十个月大了,
好动,狂放,高兴起来会吼叫,不高兴就嚎叫,
像一种野生动物。
他对外界,奇怪,这么小的贝比,
竟然不是毫无戒心的,
有一些人他很明显的会怕,
有一些人他很明显的抗拒,
又有一些人,他飞扑过去跟人家亲热。

这是我的弟弟生平第一次凭着自己的努力,
爬上人生的第一个高峰,
你看,他很典型的,享受到达的狂喜。
阿姨叔叔,
你们也感觉到他的狂喜了吗?


Wednesday, August 24, 2011

在街上


这是我们邻居的小孩,
持枪抢劫的那个名叫马历,
姿势摆得很正确,一副电视看太多的样子,
马历其实是个温柔爱哭的男孩子。
他家人从小让他戴一边耳环,
妈妈浮想联翩,
可能人家根本没什么意思。

有时马历会带着其他小朋友在楼下喊我。
第一次听到有人喊我下去玩,
妈妈心里挣扎了一下,
因为楼下就是马路,虽然来往车辆很少,而且通常慢驶,
但偶尔也有那些较下车窗音乐开很大声的年轻人,
没事在不可思议的地方飞车耍帅。
妈妈见识过我估计车辆速度和距离的本领,
被我吓到屁滚尿流,
她很挣扎,
我才四岁半,
可以让我在没有大人监护的情况下,到街上去玩吗?
我很兴奋啊,
生平第一次有邻居小孩在楼下喊我出去玩啊。

之前妈妈已经训练过我几次,
" 如何在没有大人照顾的情况下过马路 "
以及
" 如何如何安全的在马路旁边玩耍" ,
她不希望我在朋友眼中变成一个被胆小的妈妈紧箍不放、软弱无能的人,
于是她开了门,并且让我自己出去。

我拥有的玩具好像比其他孩子多一些,
他们很喜欢我的玩具。
他们都是七八九岁的大孩子,
可是他们喜欢叫我出来,四岁半和七八九岁,
勉强还可以玩在一起。

妈妈在楼上用长镜头拍下我们的照片。

第一次没有大人在身边照顾我,
在外面玩的感觉很不错,
不过我会常常抬头看妈妈有没有在窗口那边,
我要妈妈呆在窗口附近,
这样我想回家的时候,
一喊,她就知道了。

妈妈自己很小的时候,
常常都是一大班小朋友跑到很远很远的山芭,
或大沟渠里面,或菜园里,或铁轨旁(!)去玩的,
干过多少危险的事情都没有死掉,
也没有被坏人抓掉。
现在只不过让我下楼去玩一下,她都要挣扎,
习惯了就好啦,
她以前在吉隆坡住,被吉隆坡的治安吓破胆了,
慢慢把胆子补回去就好了。

而我的弟弟呢,
超羡慕我的,
在楼上呱呱叫个不停。

Sunday, August 21, 2011

松林里


我们到松林去吧。


Sad people feel safe under the pine.
The pine mediates warmth and helps to reactivate the energy flow
when suffering from nervous heart problems,
over-excitement and physicological problems.
it opens the respiratory pathways,
sitmulates blood circulation and strengthens nerves.

我们到松林去吧。

妈妈开始教我一些她觉得未来对我可能有用的知识,
Sad people feel safe under the pine ......

妈妈不会永远陪在我的身边,
即使她可以永远陪在我的身边,
也会有那么一天,
我的悲伤很大很大,大到我不要任何人陪在我的身边,
妈妈痴心妄想,希望我无论如何能够得到安慰,
走在松林里,
妈妈说,
Sad people feel safe under the pine.....

爹地教我们阅读树的年轮。

我们坐在一百三十年上面。

Tuesday, August 2, 2011

我们去游乐场

我的爹地和我的妈妈最大的不同,
其实不是他们的性别或身材,
而是他们看钱的时候,各自看出来的东西。
我的爹地看钱,看到的是快乐,钱是用来换取快乐的;
我的妈妈看钱,看到的是柴米油盐,钱是用来过生活的,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
有时也会为钱伤和气,
后来我的妈妈知错,痛改前非了。
(我们小孩子是这样看事情的啦)

我们住的小镇是 La Tour D'aigues ,
有很强的镇长和居民委员会,
每年他们都在夏天结束前,安排小镇来年的全年活动,
然后出一本 La Tour D'aigues的全年活动年刊。
明年的年刊,九月就出炉了,
这本年刊是由我的爹地设计的喔。
今年夏天的活动,
包括来了很厉害的流动游乐场,
于是我的爹地去接了我的好朋友路卡,
带着路卡和我一起玩。


我的妈妈数学不好,心算很慢,
我和路卡每坐一次转转木马,
她就在心里算钱,算来算去算不到,就放弃了。
她不赞成" 只要孩子开心,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 这种说法,
不过她决定不要发表意见,
因为她觉得既然我选择了她做我的妈妈,
选择了爹地做我的爸爸,
她的想法可以运用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
爹地的想法当然也可以用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

我跟着妈妈呢,
做最多的就是这种废物利用手工,
以前我爹地失业的时候做很多,后来他有工作了,
就完全不做,轮到我的妈妈带我做。
我妈妈觉得自己做玩具,即使做得很难看,
乐趣还是比直接买一个大很多。
0拿,上面那个就是妈妈一面煮饭一面抽出一只手帮忙我做的飞船啦。

那个yop 酸奶瓶子咧,是发射导弹的控制棍,
上面罩着一个氧气罩。
我那些 yop 瓶子,妈妈也洗了好几个,
里面放些豆子,盖好,给弟弟摇着玩。
我的妈妈在废物利用方面,是完全没有创意的,
手工也不好,
根本就是乱做的。
以前她会觉得,乱做不如不要做,
现在她变成另外一个九不搭八的人了,
认为乱做好,乱做乐趣多。

话说回头,
我们从游乐场回家的时候,
爹地的钱包只剩下两欧元罢了。

可是我和路卡都很开心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