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31, 2010

my friend Oscar

Today i went Aix en Provence to the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with my friend Oscar. It was a fun day.

but i missed my mum, she was too sick to come along. Next time i will show her.




Tuesday, January 26, 2010

奥斯卡的爸爸是基督徒,
奥斯卡的妈妈是佛教徒,
我们吃完了蛋糕,
散步去他们小村的大教堂,
奥斯卡指着耶稣像问他的爸爸,
爸爸,这是谁?
他爸爸说,
这是佛陀的朋友,耶稣。

我的妈妈问奥斯卡的爸爸,
你心里面有没有一个神呢其实?
你面对很严重的问题的时候,会不会向你心里面的那个神求救呢?
奥斯卡爸爸想了一下,
回答说,
我从来没有在面对问题的时候求神帮助我,
我都是自己慢慢思考尝试解决问题的,
只有在一个情况之下我会觉得需要跟神讲话,
就是当我很感谢一切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的时候,
比如感谢神我有了奥斯卡,
比如感谢神发生了很糟糕的事情不过我们都还好。

Sunday, January 24, 2010

the spaceship

video

星期天的早上,
爹地和我做了一艘太空船。

Saturday, January 23, 2010

去奥斯卡的家

爹地和妈妈带我去Rians找奥斯卡玩。
奥斯卡两岁一个月大,我三岁一个月大,
可是奥斯卡很会说话,连数数都会,而且会发表意见,好像神童,
他是讲法语和中文的。
奥斯卡妈妈就一直赞美我 " 怎么那么平静 ","怎么那么高", " 怎么那么成熟" ,
两个妈妈互相赞来赞去直到双方都很满意自己的孩子为止。
妈妈们希望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可以互相练习讲中文,
结果我们只讲法语。
怎么那么平静的我和好像神童的奥斯卡一起跳沙发,
奥斯卡被怎么那么平静的我挤得摔下去,
幸好被奥斯卡爸爸和我的妈妈一起扑过去救到了。
奥斯卡来抢玩具,
我拿起什么他都要抢,
奥斯卡妈妈叫他让给我玩,
我的妈妈说不要紧的让他们抢,让他们打起来,
他们自己会解决问题。
奥斯卡妈妈觉得不可以让奥斯卡这样没礼貌,
还是叫奥斯卡让给我,
然后奥斯卡就让给我了。
我的妈妈就叫我每次要问,
" 这个借我玩好吗?我一下就还给你。"
怎么那么平静的我需要变成怎么那么罗嗦的我吗?

我的妈妈没有读过书,连英菲阿姨的名字都写错,
英菲阿姨读很多书,现在读艺术博士,
又要带孩子又要写博士论文很辛苦,
她在法国已经十年了却还是很想念台湾,
早上起来,有时还会突然想吃台湾的早餐,
半夜还会想吃台湾的宵夜。
奥斯卡爸爸是地质学家,
他看到我妈妈和奥斯卡妈妈带着我们玩的样子,
就说二十公里外有个地方,
正在盖一个世界性的核能厂,
等到这个恐怖的工厂盖好了,
法国人一定会请很多日本、韩国和中国的工程师,
这些工程师一定会带着家眷来,
这些家眷中一定包括很多小孩子,
到时,奥斯卡妈妈和我妈妈可以开一间亚洲托儿所,
包赚大钱。
奥斯卡妈妈和我妈妈一起翻白眼假笑。

Wednesday, January 20, 2010

jia ai ahyee

Tuesday, January 19, 2010

a pig

I have decided that I am no longer a bad robot,
nor am I a nightmare.
I am just a pig.
So, my mother, grabbed at the opportunity to talk me into something I didn't think,
" As a pig, you will eat all your food and sleep a lot,
you will nap for a long long time and go to bed early at night,
that's what a REAL pig does."
" You even like to take your medicine, becouse a REAL pig eats everything."

I might want to change my identity in no time.
God, why did you send me a mother like my mother?

Monday, January 18, 2010

第一首歌





这是我出世第一天听到的第一首歌。
那时爸爸抱着我在医院的走廊来来回回的走,
他要给妈妈睡觉。
他很伤心,这是他当时唯一想得起来,唯一唱得出来的歌。

我很努力吸奶吸了半天,吸来吸去妈妈都没有奶流出来,
饿到一直哭,护士来跟妈妈说,
我们先用汤匙喂配方奶吧。
妈妈装出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拒绝了,说刚出世的宝宝是不会就这样饿死的,
然后一直一直坐起来给我吸奶,
吸来吸去还是没有,我哭到很惨,
护士又来说可能孩子会饿出问题来,
妈妈又说你们没有常识的吗? 刚出生的宝宝是不会因为两天吸不到奶饿死的 !
其实这么说的时候,妈妈也是很怕很怕的 。
但是我的妈妈是一个很恐怖固执的人。
我饿了三天,从一个巨婴减肥成一个脸有点尖的宝宝,
三天里,我哭到声音都哑了,妈妈只给我喝过几茶匙温水。
三天后妈妈才流出黄黄色的初乳。
我第一次真的喝够了奶水睡着以后,妈妈才让自己真的害怕到崩溃的哭了。

Sunday, January 17, 2010

密密缝


我们上学是穿便服的,
从幼稚园到大学都没有制服穿,花花绿绿的一片,
妈妈觉得不成体统,爸爸没有意见。
小朋友的衣服裤子、围巾、绒帽、鞋袜、书包,很容易搞混淆,
学校要家长在我们的一切衣物上面缝上姓名。
妈妈又念念有词,
说穿制服的话多么好,三套制服,三个校徽,缝上班号,
整齐又好看,
最重要是没那么多功夫。
现在却严重到连爸爸也要帮忙缝我的名字。
隆冬的清晨,
我的爸爸妈妈赶工缝啊缝的,
爸爸觉得很好玩,
跟妈妈说,他们应该像古代的女人那样,
一面缝衣一面讲人是非,
妈妈说好啊,
他们就开始讲连续剧六尺以下的是非,
谁和谁,谁和谁怎样怎样,哈哈大笑很快乐。

Friday, January 15, 2010

大吃会

video

亲爱的嫣薇阿姨和小鲸哥哥,
妈妈叫我跟你们说,她收到你们联手出击,非要她惊喜狂跳不可的包裹了。
妈妈也叫我跟你们说,你们太小看她,她没有跳舞,
跳舞的是爹地和我,
还有祖母。
我们三个从妈妈打开包裹那一刻起,
拼命吃零食,一直吃一直吃,吃到不会停。
妈妈吃一点点而已,
她抱着两包陈皮和一包甜菜脯傻笑,
一面拎起一个盒子自言自语 : 哗,这包东西,真的做得出油炸鬼噢?
看很久,疑神疑鬼,然后又傻笑。
爹地问妈妈,可以让鲁安这么个吃法吗?
因为我生病了,大前晚呕吐三次,
然后流鼻涕咳嗽,很厉害的生病噢,
从来不给我吃药的妈妈也忍不住给我吃顺势疗法的药了。
我还没有病好,
妈妈说,原则上是不应该吃零食的,
但是生病,生病是怎么回事呢? 她说生病最重要快乐,
快乐就会病好,
如果吃零食很快乐就吃零食吧。
爹地很爱我,他怕我吃太多零食不好,
就努力的牺牲自己,帮我吃很多。
妈妈拿一些送给艾力克吃,
又拿一些送给欧汉雅吃,
爹地还说,给一点点就好了,留给我吃。
那个我,是他自己,不是鲁安我噢。
妈妈又叫我跟你们说,
她很喜欢那个像传统抹脚布的补丁包包,要等到过年的时候用。
妈妈说谢谢你们。
而爹地,满嘴都是饼,还不得空讲话,你们慢慢等啦。

Wednesday, January 13, 2010

生病

自从上学以后,
我生病好了又生病,生病好了又生病,
生病好了又生病......
加爱阿姨走了以后我继续病了几天,
病好了。
现在我又生病了。
妈妈很伤心,
她说学校简直比医院还要可怕啊。

Tuesday, January 12, 2010

我又哭了

可能是因为爸爸妈妈和祖父母常常赞美我 " 没有哭很勇敢",
我现在如果在学校哭了,
也不告诉爸爸妈妈了,
我以为在学校哭了是不勇敢的行为。

有一天我被同学撞倒在地擦破了膝盖,
爸爸妈妈来接我放学的时候,
我什么也没说,
只是不肯合作, 不肯走路,他们要我走路我就哭。
于是妈妈问我,
鲁安,你今天在学校开心吗?
平常我都大声说开心,
但是今天我很安静不回答她的问题。
妈妈就问我,有同学碰到你了吗?
真奇怪,妈妈是怎么猜到的呢?
我就说是啊,我被同学撞倒了,摔在地上,擦破了膝盖很痛,
可是我没有哭 !!!!!
我说了两次,可是我没有哭。
妈妈没有赞我,她只是看着我。

我一点都不肯走路,
爸爸抱我抱得很累了,轮到妈妈背我。
妈妈背着我上斜坡的时候,一面喘气一面说,
鲁安,你其实哭了是不是?
你知道在学校哭是很ok 的,
你如果觉得不开心,很不开心,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你就哭,那是很好的。
我静静。
妈妈又说,
鲁安,告诉妈妈没有关系,如果你哭了,你还是勇敢的。
我把头枕在妈妈的肩膀上说,
是啊妈妈,我哭了。

Saturday, January 9, 2010

玩雪


我喜欢下雪,
今天下大雪的时候,爹地带我出去院子里堆了一只水怪,
和三个雪人,一个爸爸,一个妈妈,和一个儿子。
我用戴着厚厚手套的手捧雪玩雪,
玩了很久,
等妈妈出来找我的时候,
我才发现我的手好痛,
一看到妈妈我就说妈妈你 reiki 我的手吧,
妈妈就带我进去,脱掉我的手套慢慢按摩我的手,
然后问我还想不想玩,
我还想玩,
妈妈就建议我用铲子玩,别再用手去抓去捧雪了,
我答应了妈妈,
后来我的手就不会冻得很痛很痛了。

Thursday, January 7, 2010

看戏吃饭

妈妈陪我看了 ponyo ,
轮到爹地陪我看。
我的爹地,
是世界上最舒服、最温暖、最人性化设计、最完美的躺椅。
祖母突然想吃蜗牛,
晚餐大家就吃蜗牛。
这些蜗牛比夏天的时候我在院子里抓来玩的蜗牛小一点,
样子看起来很干净,很像食物。

妈妈说洋人真喜欢使用小道具,
吃蜗牛还要有专门夹着蜗牛的小钳子,
方便大家不把手弄脏。
妈妈和我的意见相同,
都认为既然食物是放进嘴巴里的,就不是脏的,
既然不是脏的,就可以用手抓取,
否则嘴里吃的时候就不脏,手碰到就是脏,是很奇怪的理论。
不过呢,
妈妈的法文程度很差很差,所以她什么也没说,
静静的教会我使用小钳子就好了。
即使她法文程度很好很好,她也不会说的。
然后妈妈也教会我使用精美的小叉子,
又是专门用来吃蜗牛的。
妈妈还是很怀念一个镬一把镬铲就能做三菜一汤,
一双筷子一把汤匙就很够用的日子。

Tuesday, January 5, 2010

星期三不上学

妈妈说,每逢星期三,我暂时不必上学,
因为星期三是运动日,小朋友去学校半天,只是做运动而已。
我还小,我们小班是不做运动的,我们的运动是玩耍,
大班的运动才是有规矩有比赛的运动。
我第一天上学,老师讲话的时候我都走来走去,
很多小朋友都这样走来走去,
老师要慢慢教我们明白和遵守规矩,
就是老师讲话的时候,我们(最好)不要讲话,
老师叫大家坐下我们就(最好)坐下,
这些很麻烦的规矩。

我们小班上只有一个老师和一个阿姨,
老师就是做老师的工作的人,负责教我们唱歌游戏的,
阿姨是负责走来走去看我们有没有尿裤子啊,有没有流鼻涕啊,
有没有打架啊,要不要喝水啊,
阿姨是比较像妈妈的。
如果有人哭了,阿姨就会一直抱着那个人,到他不想再哭了为止。

我看到大班上有三个老师呢。
大班的小朋友做很多手工,
做完了全部贴堂,
我的妈妈看到那些贴堂作品很开心,
她说,真是乱七八糟啊。

我们家是规定晚上八点才吃饭的,
可是自从我上学以后,
八点吃饭的时候我的眼皮已经耷了下来,
吃两口就累得吃不下了,要睡觉了。
妈妈决定搞革命啦,
她不管三七二十一,
决定我一放学回来,都下午五点了,
休息一下就洗澡,冬天是隔天洗一次噢,
然后喝一小杯热牛奶,或巧克力奶,
然后我做我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对住我的电脑咯,
妈妈就去做小份的晚餐给我,
不到七点我就吃晚餐了,八点的时候我跟大家一起上桌,我只负责吃甜品就好了,
八点半刷了牙我就睡觉了。

结果星期三我不必上学,
最开心的人不是我,是妈妈,
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开心。

Monday, January 4, 2010

我收到一份礼物


妈妈觉得我今天好可怜可是她嘴里没有说,
我上学才一下子,就在玩游戏的时候跌倒了,
摔了满膝盖的泥,
下巴和人中和右边嘴角也瘀红了。
老师带我去洗干净,
我没有哭。
我上学是从早上八点半上到十一点半,
回家吃饭,
然后从中午一点半继续上到下午四点半。
中午爹地带我回到学校,老师说他不可以进大门了,
要让我自己进去,自己找课室,自己脱外套,自己挂起来,
爹地说才第一天,我连衣服挂那里都不知道,他一定要带我进去,
老师说只有今天例外,
从明天开始,
父母只有早上可以把我送进课室,
下午就只能送到大门。
爹地和妈妈心里觉得好惨好惨但是又不敢给我知道,
因为我没有觉得好惨好惨,他们永远觉得我是贝比,
他们好惨,我没有,我不会的事情我可以学,
我很喜欢上学。
放学的时候我很累很累很累了,
爹地先载我,然后我们一起去大车站接妈妈放学回家,
等妈妈上车的时候我已经睡着了。
回到家我就醒了,
妈妈很开心的跟我说,
竟然有人从新加坡寄东西给我呢,
这是给我的圣诞卡和礼物呢,
我打开来看,
哗,是一支 wall-E 牙刷,
寄东西给我的人叫做昨天阿姨。
我不认识昨天阿姨,
妈妈也不认识昨天阿姨,
我的舅舅认识昨天阿姨,
我很高兴,让妈妈拍了我用 wall-E 牙刷刷牙的照片。
谢谢昨天阿姨。
我的妈妈说,
礼物来得真是时候啊,
就在他们觉得我好惨好惨的开学第一天。
然后妈妈又折了一个皇冠送给我玩,
说她很爱我,
这个我早就知道了啦。

第一天上学

今天是我第一天正式上幼儿园的日子,
本来说会下雪,结果变成下雨,
大家淋着雨上学。
我一走进课室就跟小朋友讲话了,
爹地和妈妈很舍不得的站在门口张望,
妈妈想跟我说再见,
可是我没有看她,我忙着应酬,
结果她快快走进课室,
快快走到我身边,
蹲下来说,鲁安,妈妈先回去啦,亲一下好不好?
我就跟妈妈亲嘴,
亲一下就走开了。
爹地和妈妈只好很可怜的回家去了。
妈妈回到家,还很痴情的重看自己的旧博,
对着十五个月大正在大便的我,深深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