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28, 2012

美的。我的摄影作品

 父母带我们去散步的时候
妈妈有时会把她的相机交给我,
让我拍一些我认为美的东西。
 我的家庭是美的。
 铁栏杆里的花树是美的。
 罂粟花是美的。
 春天的新绿是美的。
我是美的。当然这张是妈妈拍的啦。

Tuesday, April 24, 2012

天气好的一天

 我们找到一个比较隐密的角落,
一面是林子,另一面是林子,另一面是林子,
风不太吹得进来,
于是草地上满满的,满满的,都是等待飞翔的蒲公英。
 妈妈带着我和弟弟在河边玩。
有时我们在田野里散步采花,有时我们去 playground,
不一定。
 我采回来的罂粟花,和一点点紫丁香,和一点点百里香,
妈妈帮我插起来。
 室内的活动除了画画什么的,
只好都在做吃的。
妈妈教我们做花生饼。
 妈妈完全不管做得好不好,能不能吃,
给我们做就是了。
 搞到碎碎,不必整理或加工,直接进烤箱。
 弟弟的破坏力很大哦,我做好一个他弄碎一个,
做好一个弄碎一个,
做好一个弄碎一个,
做到我发脾气骂他。
我骂弟弟,弟弟就......
不管我,自顾自吃起面粉团来......
烤出来的花生饼,
粉粉的,香香的,
很好吃。

Monday, April 23, 2012

春假第一天早上

春天总是令人惊叹不已
我的妈妈现在对艳黄和淡紫的花朵很着迷
这跟我们小孩有什么关系
有的
艳黄是脉轮太阳神经丛的颜色
紫是顶轮
妈妈常注意自己身体气脉的流动
母亲脉轮失调   心理失衡
对我们小孩的影响很大呀所以是有关系的
今天开始我们学校放春假了
为了让假期的感觉显得特别
妈妈一早起来做班戟
我和弟弟喜欢的班戟要非常松软
几乎就是速食版蛋糕那么松软
要费一点工夫
我可以一口气吃三片
弟弟也可以吃完一大片
我们开动咯 
为了不让我放假一天到晚神情呆滞的对着电脑
妈妈正在伤脑筋
两个礼拜
每天要跟我玩什么游戏呢

Saturday, April 21, 2012

春天来了你们应当野餐

爹地说他是 Captain Picnic,
我们有一块野餐布,每次野餐回来,妈妈就把它洗干净,熨服贴,
到下一次野餐又拿出来。
谁披上这块布,谁就是 Captain Picnic。
 我们喜欢在橡树、榉树,或樱树下吃东西。
我们玩捉迷藏,
我都五岁半的人了,还不懂得如何把自己好好藏起来,
总是大声嚷嚷,你知道我在哪里吗?
然后人家知道,我就很奇怪。
怎么你们那么厉害?
弟弟是不管我们玩什么,他都拼命跟着玩就对了。
他快要一岁半了,
可以自己走上斜坡,自己飞奔冲下来,
看起来很奇怪哦,你一点都不会觉得他在做危险的动作,
弟弟其实是很小心的,
每一个见过他的人都这么说。

Monday, April 16, 2012

每天早上我们离开

 爹地上班。
 我上学,我们跟弟弟挥手道再见。
每天弟弟望着我们的背影远去,
他已经习惯了家里忽然变得太安静的感觉,
但还是会抱着妈妈的小腿,
久久的发呆。

Thursday, April 5, 2012

玩伴

video

在弟弟很努力成长和学习,
我也尽量迁就他的幼儿程度的情况下,
我们总算可以玩作一块,
也算是好玩伴了。

video

我的弟弟十七个月又一个礼拜大,
做事喜欢自己来,慢慢弄,大人有谁看得着急了,想帮他,他会翻脸的。
他吃饭也要自己吃,有时自己吃到,有时天吃到,有时地吃到,
没有人知道弟弟饱不饱,他不抱怨就应该没事。
弟弟还不会讲话,
偶尔他好像有说一下banana,爹地,和妈妈,甚至哥哥,
不过大家都认为,听起来像幻觉。
他继续每天大便两三次,
高兴高兴就找妈妈讨奶喝,一面喝一面叽哩咕噜跟妈妈聊起来,
奶水从嘴角溢出,引以为乐。
他最爱看的电视节目,不是卡通片,
而是每日中午重播,晚上黄金时段播出的法国喜剧短片
scène de menage
 http://www.m6bonus.fr/videos-series-2/videos-scenes_de_menages-3538/saison_1_episode_109/video-eipsode_109-52416.html
看到目不转睛。
而我呢,
有一天妈妈发现,
我中午回家吃饭的时间,电视播的desperate housewives,
原来我眼角有留意,而且我知道谁是谁。
有一次妈妈问爹地,
咦,怎么他会出现在她家?
我代答: 那是马可斯,他是她的男朋友了。

Wednesday, April 4, 2012

理发记

 我超不爱理发的,第一不爱洗头,第二不爱理发,第三不爱梳头,
咦,原来我是个邋遢的小男孩。
话说我的头发终于长到令妈妈发狂的地步了,
之前好说歹说,说动我让她理了刘海,
然后妈妈得寸进尺,今天终于说动我让她理全头。
 有一阵子我都不再要妈妈替我剪头发了,我喜欢理发师阿姨,
爹地就付16欧元带我上理发厅。
后来我索性什么都不要,不要动我的头就对了,
我头发很多很厚,老是打结,我又不洗头,
害到妈妈常常要检查我长头虱了没。
 好啦,妈妈很用心的把我还原回去那个她最喜欢的模样。
(她甘愿了现在)
oh my boy,妈妈说,这是妈妈喜欢的我的样子。

Sunday, April 1, 2012

31-3-2012 (下)

 小镇平时很安静,一旦有活动搞起来了,镇上的人通通跑出来,
也还是不太拥挤的,我们人口真的不多。
 嘉年华会是以传统的方式进行,就是以一个代表寒流和饥饿的纸扎女巫为主,
大家跟着女巫 游街,前后有铜乐队奏乐,大家打扮成不是自己的模样,
走来走去,走来走去,就这样。
 I am your father。
我是星战黑武士。原本我打算做Anakin Skywalker,后来想想想,
觉得还是直接变成黑武士比较酷,就让爹地买了黑武士的面具给我。
 我的同学,十个有八个做蜘蛛人。
 这个小小的罗宾汉真是的,就这样死站着看我,
我只好也死站着看他,他是想怎样......
 弟弟只装上一副小蜜蜂的翅膀就很可爱了。
 大男孩喜欢扮成美国西部牛仔。
 这个妈妈好用心,用纸箱把自己和女儿做成了乐高人,
她们是全镇最用心打扮的,爹地和妈妈都有上前去赞美她们。
 也有许多叔叔阿姨扮成古代的人。
 也有人喜欢扮成受重伤的人。
 我的妈妈,穿上她最漂亮的白色衣裙,好像要结婚一样。
 我们很愉快的在熟悉的街道上游走。
太阳好猛喔~~~~
最后,有个老人用普罗旺斯土语朗读了一篇颂文,
我们就放鞭炮,焚烧了代表饥饿跟寒流的女巫,
迎接春天的到来,祈愿风调雨顺,作物丰收。
我们小镇好古老好传统喔~~~~~

31-3-2012 (上)

 今天我们小镇举行嘉年华会,
上半天,妈妈已经无心过日子,随便装了一兜昨晚吃剩下的隔夜炒米粉(故意炒很多),
全家人到邻镇一个小小的橄榄园去,
妈妈要偷剪一些橄榄枝,然后我们在老樱树下随便吃午餐。
 隔夜炒米粉其实挺好吃的,拌着微风和樱花的香气。
 我最近会比较想学会用筷子,好难喔,东西都夹不起来。
弟弟则无所谓,他对自己的汤匙很满意。
 妈妈吃饱了,就在樱树下慢慢编织她的橄榄枝花环,
等一下我们参加嘉年华会,妈妈要扮橄榄树。
 弟弟的头发好柔软,也好少,
在阳光下,微风中,貌似温柔的弟弟捏死了好多樱花 。
妈妈的橄榄枝花环做好了,没有镜子,就自拍来看看戴在头上是什么状况。
然后我们就回家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