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7, 2011

星期天下午

星期天下午,爹地进城里办事去了,
是一个风天,可是阳光很好很亮很开心,
妈妈带我和弟弟到家附近的儿童游乐场玩。
我很喜欢玩这个幼儿滑梯。
以前我很怕溜滑梯,
现在已经不怕了,
不过如果有别的小朋友在抢着玩的话,
我觉得还是玩幼儿滑梯比较安全。
我的弟弟不喜欢停在他的手推车里无所事事,
所以妈妈要推着他不停的绕圈子。
妈妈走来走去,就用 " 我的 " 傻瓜机拍拍照啦。
这个设备不是给四岁玩的,
我也不敢越级挑战。
我的妈妈一面走一面留意我。
如果有大孩子靠近我,
她就会走回来,
站在旁边看,并且暗示给大孩子知道她是我的妈妈,
我是有人罩的。
这个滑梯我也喜欢玩,
不可怕的。
有些邻居阿姨叔叔,
老公公老婆婆,
会在这里聊天。
玩累了,
妈妈带我们慢慢走到草地上去吃面包喝果汁。
这片草地很漂亮,
就在古城堡后面而已。
我又采花了,
还给妈妈嗅,
妈妈这才知道这种小菊花原来是很香的。

采了花就给妈妈戴在头上。
可怜的妈妈,
有时被逼插到满头都是花。

Monday, February 21, 2011

我拍的飞鸟

小小的,自由的。


video

古城堡废墟旁边有一间小学和一间幼稚园,
我的爹地和妈妈打算给我转校了,
现在得空得空就带我去那边散步,
我也有点明白的,
一去到那间幼稚园门口就说,
我们走吧。

Sunday, February 13, 2011

看照片


在我的想像世界中,充满了机械人,外星人,和妖怪,
随时随地我都可以自己跟自己开战。
或是跟我的妈妈开战。
我的妈妈还在用她小时候用的那种枪,
就是只有拇指和食指做成的枪,
我的枪,火力大很多。
可是春天真的要来了,草地上开满了小花。
跟妈妈打完仗,要采花送给妈妈。
我喜欢用爹地的傻瓜机拍照。
妈妈则喜欢拍我。
迟些等我的妈妈得空了,
把我拍的照片整理出来,
再贴上来给阿姨叔叔欣赏吧。

酱子酱子

我等不及了,
亲自出马训练弟弟,
希望他早一点跟我玩。

video

Thursday, February 10, 2011

弟弟的手

有时我很闷,
在家里,妈妈要煮饭就不跟我玩了,
爹地关在他的office里面做工,
更加不能玩。
很闷的时候,
我每隔五分钟就去看弟弟一次,
看他长大了没有,
看他会跟我玩了没有,
可惜看来看去,
他还是那个样子。
妈妈说,弟弟还要一点一点慢慢学很久,
才能学会跟我玩。
唉,
我等了三个月多,
才等到弟弟知道他的手原来是可以用的,
唉,
几时才等得到弟弟跟我踢球咧?

video

Sunday, February 6, 2011

法国午餐

当法国人的小孩,要学会吃漫长的午餐。
礼拜天,大家趁我的祖父不在家,
聚在一起吃正式的午餐。
正式的意思就是吃很久很久很久,
从中午十二点吃到下午五点半的那种只有法国人会吃的午餐。
我们这些做小孩的,想要挨过漫长的午餐而不崩溃,
必须学会在适当的时候,
神不知鬼不觉的离桌出去玩一下又回来。
大狗阿文是我的好朋友,
我们有很多个月没有见面了,
可是一见面,阿文就跟以前一模一样的对我好,陪我玩。
我都趁有大人要出去抽烟,
有大人上厕所,换盘子,换酒杯,妈妈要喂弟弟喝奶,弟弟要睡觉......
之类的空档,跑出去跟阿文玩。
我们吃了很多东西,
大人喝了很多香槟和白酒。
今天喝白酒因为今天吃的正餐是鱼。
我爹地旁边那个就是我的祖母了。
我累了让爹地抱着我休息一下。

我的妈妈旁边那个是我的菲立叔叔,
菲立叔叔旁边那个是他的男朋友尚. 加伯烈,
尚. 加伯烈旁边那个是他的妈妈。
尚妈妈一看到我的弟弟就抱到不肯放手,
尚. 加伯烈看到他的妈妈那么喜欢小贝比,
就跟菲立叔叔两个站在外面一直抽烟一直抽烟一直抽烟。
尚. 加伯烈是独生子,
看来独生子真的很难做啊,
幸好我现在不是独生子了。

Saturday, February 5, 2011

寻找水源的一天

(网上照片)

星期六那天,爹地和妈妈带我和弟弟,
开车一个小时,去一个叫做Sisteron的地方野餐。
我妈妈大肚子怀着我弟弟的时候,
前几个月喝的都是从Sisteron地底流到我们家附近泉眼的水,
妈妈说弟弟的血是Sisteron的水做的,
所以现在弟弟三个月大了,
我们要来看看这个地方。
我的弟弟三个月大,就会飞了
我们在Durance大河边野餐。
冬天的中午十二点,影子都拉得长长的,
风吹来的时候很冷,一定要一直一直晒着太阳才可以。
我在学校食堂吃中饭的时间是十一点半,
等我们终于到了Sisteron,
妈妈把食物取出来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半了,
我饿到连话都不会讲,
拼命咬拼命吞我的三文治。
等我们都吃饱了,妈妈回到车上去喂弟弟喝奶,
爹地带我到大河旁边的游乐场玩。
现在不是旅游季节,那些古堡啦,很多游客的店啦,
连公共厕所啦,都是关门的。
妈妈找厕所找到差点拉尿噢。

我很久很久没有嗅到草地的香气了。
野餐是妈妈煮的,
吃了野餐妈妈就去买好吃的小蛋糕甜品给我和爹地,
我们一面喝热巧克力奶一面吃甜品,
一面晒太阳,
一面嗅到草地香香的味道,
我很开心,爹地也很开心,妈妈也很开心,
弟弟好像也很开心,
不过到晚上临睡觉前,他哭得比平时多一点,
可能是第一次晒太阳野餐对他来说太刺激了。
爹地和妈妈都说,
没关系,春天就快到了,
以后我们常常去野餐,弟弟就会习惯了。

Thursday, February 3, 2011

初一上学


大年初一要上学,
妈妈觉得我好可怜噢,
幸好我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觉得。
妈妈给我穿上一件据说有点新年味道的小衣服,
我今天就这样上学去。

Tuesday, February 1, 2011

双手

各位亲爱的阿姨叔叔,
恭喜发财,
红包拿来。
顺便跟大家报告一下,
我的爹地和妈妈终于肯正式承认我是左手人了,
因为我从小到现在,
不管做什么事,都是左手右手,左手右手,左手右手,
左右开弓,很不固定的。
所以如果有人怀疑我是左手人,问起他们,
他们一定说不知道,
仿佛他们是天下第一号大笨蛋,
全世界都知道,
只有他们不知道。
(可能他们真的是)
现在我会写自己的名字了,
自自然然用的就是左手,
左手写字,
就叫做左手人了吧?

可我做别的事,有时又用右手的噢。
我是双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