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4, 2010

不同

如果我们还住在马来西亚,
可能妈妈不会这样,
又或许会,我的妈妈不是很确定。

我们在城里的图书馆,
妈妈有点累,坐在一旁闭目养神,
偶尔开眼看看我跟别的小朋友玩。
我们玩得很不像样,
但这是小朋友特区,有点吵闹声,是可以的。

一个小女孩走过来我身边。
我大声喝她, no!no!
妈妈抬眼,说,鲁安,不要没有礼貌。
我很肯定的回妈妈,
妈妈,是她,她没有礼貌。
妈妈再看清楚,小女孩已经动手打我手上的东西了。
她就噢一声,重新闭上眼睛。
她的意思是我可以用我自己喜欢的方式解决。
于是我更大声喝她: 你不可以这样!你走开!
小女孩的妈妈也过来看一下,叫小女孩不要这样。
小女孩还是打过来,
我就自己走开,完全不要理她。
我以为妈妈闭着眼睛睡觉了,
其实她是有看见的。
如果在马来西亚,她可能会教我礼让,
可是在法国,
妈妈决定,还是让我学会保护自己和争取自己的权益比较好,
必要时打上一架,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2 comments:

雅珍 said...

那女孩一定不是阿蔓丁

ss said...

送個大姆指給魯安的娘,好嘢!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