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30, 2011

弟弟和阿文

阿文是祖母的狗,
她应该是我们刚到法国的时候,
所交到的第一个朋友。
即使隔很久没有见面,
阿文好像永远记得我们,
永远对我们很好。
就连我的弟弟,
阿文并不认识我的弟弟,
她都很爱他,很容忍他动手动脚,
不止不生气,还更爱弟弟哟。
video

5 comments:

加愛 said...

呵見到阿文。
肥仔靚仔手腳力好大!強力彈簧!

Anonymous said...

我好怀念一只狗的感觉。

S

Anonymous said...

啊你看一凡兴奋到手舞足蹈的神情。

len,我们这里最近有一则社会新闻,一个背包游客被有机果园内的菜狗咬死。本来和平相处了一段日子,不知为何这头狗竟然再有一天发狂,咬死了外国游客。
我很喜欢狗,对狗有一种莫名的信任。妍妍也很爱亲近狗,流浪狗也钟爱到不得了。但是因为这一则新闻,我心有戚戚然,心里起了保留的关卡。
只是有感而发,胡思乱想而已。

依立

len said...

依立,
读了新闻,心里就认住认住不舒服,很无可厚非吧。
我知道了西班牙黄瓜吃死掉十一个德国人之后,
想到一星期前,买过一条来做沙拉,心里就毛毛的。
西班牙的蔬果,一向是以农药管制不严出名的,
所以西班牙进口的蔬果都特别漂亮,特别多,特别便宜,
比法国自己种的蔬果便宜很多。
他们的黄瓜,当季的时候,一欧元两条都有商量,
我想省钱,早期吃了他们不知道多少农药,后来马修收入多些,
我们才终于不必吃农药度日,
但偶尔,还是会贪小便宜 ......

len said...

啊对了,依立,
鲁安很有跟你一样的 "危机意识 " 呢,
你再听一下他说什么,
他说了一句英文, he want(s) to touch ,
然后就是法文,
" 不不不,贝比,他会咬人的,他会咬人的,他会说 WOOF!!"。
:)

Post a Comment